关于我们

在线下单

联系我们

公司介绍 COMPANY INTRODUCTION

  六子回到家,关了屋门,一个人站在屋子中央。

  六子神情挣扎。

  “我可没告你的状啊!”见状,宋莹莹露出一点奸诈的笑容,“我只是向小侯爷认错,说我自己胡思乱想,我可没有说是你引导我胡思乱想的!你现在说我污蔑你,意思是那些话都不是好话,而且是你故意说给我听的?”

  他抗拒,她就喂不进去。

  侯夫人打量她两眼,叫了嬷嬷附耳过来,对她说了几句话。

  他气得厉害,脑子里嗡嗡的,血液激烈地冲刷着血管,根本听不清自己喊了什么。